EN
首页 - 企业新闻 - 媒体报道
集团动态 媒体报道 企业公示
媒体报道
中国日化“一哥”父子首谈传承!立白接班人陈泽滨:我给两位老板打工
2020-07-15 15:46:15

此报道来源于羊城晚报


 

夏至后的广州,天空如洗,云如丝白。

从花名无字天书的立白集团总裁陈泽滨的办公室落地窗往外看,珠江奔流,白天鹅-白鹅潭白云山,广州人熟悉的三白景色尽收眼底。

办公室内,一早飘起潮汕单枞的香气,门口的玻璃隔断贴着巨大红蓝字用数据说话。一个75寸的智能会议屏幕矗立着。

临窗的原木架子或许更显办公室主人的个性。

架子最上层,蓝绿红大小不一的立白毛绒玩偶簇拥下,是无字天书李莫愁”“道长等一众立白管理团队2020年团拜表演《立白disco》的合照 ,这是一张二次元动漫的团队合影。

架子下是立网电商团队赠送的一个长近一米、高30厘米的站立粉红小猪毛绒玩偶,这是近年来立白集团主推的洗衣凝珠项目吉祥物。

从创一代陈凯旋白天当老板,夜晚睡地板的麓景路发展大厦到如今芳村陆居路这栋25层楼高、一线望江的立白中心,主打民族日化品牌的立白走过了26年,这也是85后创二代陈泽滨回到家族企业的第十年。

十年里,陈泽滨说自己最有成就感、收获感,也最痛苦、难忘的经历就是在立白推进数字化建设。

管品牌就像画画一样 接管电商部销售额每年翻一番

我给两位老板打工,一位是董事长,一位是我大伯。陈泽滨口中的董事长就是他的父亲陈凯旋,大伯是陈凯旋之兄陈凯臣。

2010年,从小爱好画画的陈泽滨,没有走上原先想走的艺术路,反而是听从长辈们安排进入家族企业立白集团。先从品牌管理中心的实习生做起,然后是1-2年的品牌经理,专门负责品牌定位、包装设计,再到营销端副总经理,从2013年开始接管当时方兴未艾的电商。

品牌岗是他自己选的。一是陈泽滨觉得立白主业并非传统制造,品牌、营销,围绕消费者做服务才是主业;另外,品牌岗最能让他发挥、体现自己,把兴趣爱好集合在一起。管品牌就像画画一样,要从蓝图布局着眼。

陈泽滨记得最清楚,他接手立白电商后,第一次去谈判合作的电商平台是如今已不存在的一号店。当时立白电商小组只有两三个人,线上零售只有2000-3000万元。

从那开始的7年,立白电商从零开始,一路高歌猛进,到如今进驻抖音,聘请欧阳娜娜当新产品代言人。

2013年开始至今的7年,陈泽滨接管的电商部销售额每年保持翻一番。这段经历也让他了解互联网,特别是数字化可直达C端(消费端)的巨变,让他在2014年底有了立白数字化转型的构想,在2015年正式提出规划。

疫情期间快速应对靠什么? 数字化扎根已5



5年后的2020年,不少人感叹立白集团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能快速应对,捐赠1万多吨、2亿元消毒除菌产品,由立白集团自身的物流配送到全国363个城市的2000多家定点收治医院,能全部线上远程办公、云订货,完成预期的销售额,却少有人注意数字化、线上办公的种子,在立白集团内部扎根已过5年。

从一开始就是全面考量,对于在公司的经历,陈泽滨这样评价自己,品牌要跟公司各个管理团队打交道。

作为创二代,经历市场、品牌、营销岗位的他跟职业化经理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做一个职位,并不局限于职位本身,而是从家族企业的主人翁精神、全局视野来看工作。

他说:在任何一个岗位,我不会因只负责那一块,就局限了视野和考虑的维度。他又说,董事长强调主人翁精神。我们家族经常开会,大家都积极主动,这种精神早已根深蒂固。

2019年,33岁的陈泽滨成为立白集团总裁。

如何看待立白是否上市?上市对企业发展并不是必经之路。陈泽滨说,上市好处、坏处都有。上市会让企业更加规范,有助于市场化。但不上市的企业也能这么去做,何况立白的现金流没大的需求。

童年记忆中的父亲:“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

26年前,36岁的潮汕人陈凯旋在广州创业,由此开创了中国日化巨头立白的历史。

26年后,35岁的陈泽滨这样描述童年记忆中的创业父亲:为了省事,从小学5年级开始,陈泽滨就寄宿在学校直到大学。当时每两周他才放假回家一次。父亲陈凯旋带他最多的不是出去玩,而是去公司里

两位老板经常讲,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陈泽滨说他和家族的兄弟姐妹小时去最多玩的就是立白早期的办公场所广州发展大厦,印象深的就是父亲和伯父的其中一间办公室里会放一个大床垫,白天推起来,晚上放下当床铺休息。

十几岁开始,陈泽滨就被父亲带入参加公司会议。

现在看回来是好事,但是当初不太喜欢参加。

陈泽滨说,当时年龄小,又在校园学习,听公司人讲业务,肯定听不进去。后面多参加几次,适应后,才开始觉得挺好的。尤其他回到立白后,因为提前了解公司高管的分工、性格、做事风格等,更觉得当初的旁听有帮助。

潮汕父与子:传承责任感 有沟通有PK

如今在工作上,陈泽滨和陈凯旋经常要碰面、开会、甚至“PK”下。父子俩在经营理念方向,企业发展方向、愿景其实都是一致的,只是在落实一些举措的先后顺序与重点兼顾选择时会有不同意见,需要沟通。

回到家庭,父子俩也经常会喝茶聊聊家事。但董事长最喜欢聊的还是工作,陈泽滨笑说。

陈泽滨说自己的性格比较像父亲,不太爱说话,甚至有点闷骚型,对着镜头会不自在。他从小喜欢漫画,不爱社交,可以一整天一个人静静待着,也不会觉得不说话会憋着不舒服

陈泽滨觉得立白家族企业特点就是艰苦奋斗,每个家庭成员对事业、对家庭责任感的天然传承,都来自潮汕人的特性。尤其长辈们的特点就是勤奋、刻苦耐劳、责任心强、实干。

从小在这样的氛围长大,你也就认可这样的价值观,懂得感恩,家长们也会认可你,有时候会一起共同维护这些价值观。陈泽滨说,这些精神对他的成长起到很大的正向作用。

陈凯旋曾说,立白的秘诀之一是创新、创新、再创新。

陈泽滨说,我比较喜欢有创新性的东西。年轻人肯定天生都想去打破一成不变,去挑战。但刻苦耐劳,脚踏实地,务实工作,低调谦虚,这些是我要去传承的长辈们的精神。

营销可以玩得年轻时尚 闷骚总裁抖音出圈

陈泽滨最近一次出圈是在抖音上。

他和拥有3800万粉丝的抖音达人一起为立白的新产品洗衣凝珠拍迷你情景剧,获得6.5万点赞。

在这个花了一个周末下午在大风中拍的短视频中,穿整套宝蓝西装看上去闷骚的立白总裁,一手抱一只真的迷你荷兰猪在公司办公,一边笑而不语用字幕介绍立白zhu大业。这也是陈泽滨办公室里为何有粉红小猪玩偶的原因。

进入公司十年,陈泽滨的感悟之一是管理企业跟玩游戏、画画一样,要从全面视角去理解企业。

闲时,他会和家族的兄弟们一起去自建的小网吧开黑,一起团队协作。

他笑称自己游戏水平中等、纯娱乐型,但打游戏对思维有帮助。尤其像立白所在的日化业看上去传统,但做消费品企业,除自身品牌跟产品外,很多要靠营销。从立白成名至今,营销可以玩得很年轻、时尚,用与时俱进的玩法,用开放的心态来做。



五年“ALL In”数字化 疫情大考成试金石

陈泽滨另一次出圈,获得外界广泛注意,则是在去年3月在杭州阿里总部有关立白数字化的分享。

这场分享演讲中,一身黑风衣的陈泽滨提出立白要All in 来追随数字化浪潮,融入新零售时代。

他说,立白成长的过去代表了中国快消企业的发展之路,靠大众产品、国民品牌、渠道深分,做到了中国衣物洗涤、餐具洗涤的市场第一。

数字经济时代线上与线下,人、货、场的重构,立白也遇到了巨大挑战。在过去十年,立白一直在推行数字化,从单点-模块的数字化正在转向全链条、全生态数字化以及商品分类和企业管理数字化。

让人印象更深的是创二代陈泽滨说的一句话,有不理解或抵制是企业在做数字化时普遍遇到的问题。但我坚持去做,不怕死跟死不了。

陈泽滨告诉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他不是学信息技术数字化的,但他本身是数字控、图像控,喜欢把事情用数字或图形来表达。以前公司高管如果PPT做得不好,他会自己亮出一个PPT,亲身示范该怎样图文并茂表达信息。从2014年接手电商后,他就靠刷脸找自己的两位老板要钱,来坚持立白的数字化转型之路。

这场演讲之后不到1年,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立白五年数字化建设阶段成果、陈泽滨进入企业十年的成绩单也获得检验。

陈泽滨说,疫情之前,数字化是我硬逼着大家上,这个事情就没得谈,必须得做,不做就换人。两位老板也帮助推动很多。

他又说,在疫情突发时,立白集团依然能正常工作。特别是两位老板跟其他企业或行业的老板去了解,看到一些企业没法开工,就真的完全认可数字化的必要性。 公司高管、各部门也在疫情中看到数字化发挥的重大价值,更愿意配合。

他还说,跟其他行业优秀的数字化企业对比,立白集团还在起步阶段。数字化以前可能不是企业刚需,现在则是刚需。所以钱还要继续花。

除了数字化战略,进入立白十年的陈泽滨也感叹,作为企业自身,立白也要有活力。

陈泽滨认为,企业的活力永远都是靠年轻人支撑的。前浪引方向,往前还要靠后浪推起来。企业可以百年,但是内部一定要有活力。

去年是立白成立25周年。在新的战略指引下,立白也需要匹配更有活力的团队。陈泽滨介绍,以前管理层干部都是四、五十岁,现在很多管理层是30岁出头。推动整个企业往年轻方向去走。

 

对话创一代:

立白集团董事长陈凯旋 :"做企业要能吃苦耐劳,还要不断创新"

生于1958年的中国日化界巨子陈凯旋上世纪90年代从家乡广东普宁出发,与哥哥陈凯臣等六位伙伴怀揣3000元来到广州创业。

如今已是百亿身家的他还经常工作到深夜,充满激情地谈起新的发展目标——广州国际医药港,恰似当年创业时的少年。

做企业要能吃苦耐劳,还要不断创新,停不下来。面对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立白集团在危机中抓住新机遇,更上新台阶。

陈凯旋在接受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时,特别分享了关于民营企业如何传承,如何保持企业基业长青的深度思考。



A 谈应对危机:

疫情之下,企业家要能抓住机遇也要有担当

羊城晚报:改革开放40多年来,广东涌现了很多优秀的民营企业家,你作为其中的一位代表,能否谈一下今年疫情之下,广东民营企业应该如何在危机中寻求新机遇,开创新局面?

陈凯旋:我认为在这次疫情中,作为企业家不单是抓住机遇开创市场,还有就是要担当,要承担责任,这个很重要。这一次疫情,我们看到很多企业自发捐赠资金、物资,包括立白在内,也是捐了2亿元的消毒除菌产品。危机中往往存在很多机会。我有很多朋友,在这次危机中都能够及时转型比如生产口罩、口罩机、呼吸机等防疫物资,还有的企业加速转型升级,完成数字化管理等体系的建设,赢得了新的发展机遇。原来立白也一直提倡要数字化办公,靠数据管理,但是大家还没有这种习惯。这次疫情以后,大家自然在线上开会、线上办公,线上订货,甚至是直播带货卖货等等,同样加速了自身数字化的发展。我认为,疫情之后,人们的消费习惯、生活习惯都会随之变化,比如更多地线上购物、更注重卫生防护等。企业应该深入研究这种变化,从中找到新的发展机遇。

企业保持活力必须不断创新

羊城晚报:企业能够在危机中抓到机遇,离不开创新。立白一直在营销、产品的创新方面很有特色。在这么多年的创业中,你如何培育立白的创新力?

陈凯旋:我认为一家企业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必须要有创新,还要不断改变,不断创新,不断升级。包括产品升级,营销模式升级等都要靠创新。立白的经营管理总要求就是改革、创新、快速、高效。每天大家要去想的事情是不断改变自己,不断升级。立白让创新成为生态,永不停息。

B 谈新目标:

打造大健康产业高地

羊城晚报:作为创一代,已经交棒给了陈泽滨等二代们。现在,你最大的关注点是什么?谋划自己的退休生活还是有了新目标?

陈凯旋:我目前最关注的是广州国际医药港的建设。立白以前是做洗涤用品,洗涤用品其实是大健康中外健康的内容,现在进入医药港就进入了大健康中的内健康。而广州国际医药港这个项目非常有故事,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提出要发展广东中医药强省战略,广州国际医药港成为广东省中医药强省的重点项目。广州国际医药港占地1000多亩,总投资300多亿元,立白进驻后用两年多时间开发建设了首期项目90万平方米,投资超过100个亿。立白提出打造全球的大健康产业高地,不单是有中医药还有医疗器械、中药材、健康相关的一些业态等。

在这个新展望下,医药港还要建设可以实现全球交易的交易中心,粤港澳健康大会永久在此落地,包括引进海关、检测机构、国际医疗机构进驻。进港商户不仅可以在这里做生意,还可以度假、休闲、旅游、理疗、锻炼。目前,首期项目内外在装修,现在开始的全球招商,非常顺利,企业、商家都非常踊跃。

做什么都有挑战。立白倡导的理念是用心去做,秉承工匠精神去做。广州国际医药港的建设要为商家,为企业,为顾客着想,为他们创造价值。前面的路很不平坦,很多事情要做,要去解决,也就是说挑战会很多,但是我们相信前景一定会很好。

C 谈传承:

对第二代培养的关键是能吃苦耐劳

羊城晚报:作为粤商的代表和创一代,你如何看待传承?

陈凯旋:我认为传承很重要,现在中国的一些家族企业,最苦恼的就是传承问题。第二代的人愿不愿接班,愿不愿吃苦耐劳是一个大问题。毕竟做企业压力好大。平时我说做企业就是五句话:不断谋划布局,不断及时发现问题,不断及时解决问题,不断及时发现机会,不断及时抓住机会。做企业不能停下来。就像我一样,我们是白天黑夜干,现在也经常半夜还在办公。我认为,对于第二代培养的关键是能够吃苦耐劳,有奋斗精神,有创业精神,还要为别人着想,任劳任怨。

羊城晚报:现在,对长子陈泽滨的接班,你可以给他打多少分?

陈凯旋:立白创业是我和我哥两兄弟一起拼搏走到今天,虽然分工不同,但我们都非常努力。我们的小孩也是非常拼搏、非常优秀。他们都愿意接班,不但继承事业,还要继承我们的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拼搏精神,奋斗精神,敢为人先的精神。泽滨非常拼搏,吃苦耐劳,做事非常投入,用心,有创新精神,开拓精神,包括我哥哥的小孩都是一样的,我感觉到很高兴,很幸运。有家族的团结才有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羊城晚报:在培养创二代方面,您的经验是什么?

陈凯旋:关键我们家族就是团结。我们兄弟从来没有因为钱的问题红过脸。大家以大局为重,以企业为重。像泽滨这一代,也有这样的理念,有家族的团结才有我们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我的孩子跟我哥的小孩跟亲兄弟一样。现在家族的年轻一代经常搞活动,成立家族基金会、理事会、青年委员会。他们会定期开会,围绕家族工作来述职,说明自己为家族做了什么,为大家做了什么。兄弟一条心,都是为了家族的长青,打造百年企业而共同努力。

D 谈两代分歧:

解决矛盾要优势互补 不能只听谁的不听谁的

羊城晚报:当前很多民营企业接班,面临创二代和创一代的理念产生分歧的问题。泽滨如果跟你有矛盾的时候,你是怎么解决的?

陈凯旋:确确实实,每一家企业每个老板都逃脱不了的问题,就是必须面对第二代跟第一代有些观点不一样,做法也不一样。我认为年轻人有年轻人的长处,第一代有第一代的长处,肯定的是有碰撞的。我提出一定要优势互补,取长补短。不能够只听谁的,不听谁的。新的和老的结合,就形成一个综合可行的方案,关键一点就是,第一代第二代都是为企业,为发展,目标是一致的。只是各自的思维方式可能不一样,思考的不一样,做法不一样。这需要多沟通。第一代也好,第二代也好,哪怕同一代也好,都是要这样来,这就是解决方案。

 

返回列表 下一篇:10年捐赠5亿元,立白集团带动当地村民“一起富”